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ysdlylbl 的博客

大兴安岭大杨树 达拉滨独立营“老不离老来伴”的家

 
 
 

日志

 
 

[原创] 日本侵华历史绝不是烟云  

2011-08-11 00:22:22|  分类: 读书与博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发生在黑龙江省方正县的“立碑”、“砸牌”风波,整整演绎了七天,最终以(八月六日凌晨)政府“拆碑”而告终。

当日上午,不少人陆续前往出事的日本人墓地,再次表示抗议时,看见那座刻有日本开拓团亡者名录碑墙竟了然无迹,原本竖碑的地上只留下一堆碎石子。于是,人们立刻欢呼雀跃甚至燃起鞭炮以示庆贺。广大正义之士和愤怒网民的严词抨击终于有了成效,获得了“胜利”。

这桩事似乎有了非常完美的结局,然而我的心始终平静不下来,总觉得:这场风波的开场和结束,若从中华民族整体利益的最层面上来看,这事没有赢家,都属中华民族悲剧中的可悲之人!

而真正获得欣慰的倒是曾经发动侵华战争的那个(至今都未反省、道歉的)国家。它似乎从整个风波起伏的过程中看到了它所认定的“希望”和“未来”,而我们却置险境于不顾,娱乐地穿行在铜臭的孔方中,昏昏然然、麻木而不仁。

所谓泼漆、砸碑的“英雄”行为,只能算作正义的悲愤,而绝非是英雄壮举。因为他们面对的是昏了头、晕了向的“七品”官员,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敌人。

然而方正县政府某些官员因受经济利益驱动,为日本侵略者彰名立碑,背典忘祖、哭错祖坟的荒唐举措,理应遭到国人痛斥。但从另一角度思考,又不得不让人怀疑起少数政府官员最起码的政治敏感性(即政治素质)和执政能力来。因为这样的事件在中国绝不是个孤立的个案。让我们不妨将目光再次转向安徽省黄山市黄山区谭家桥镇普仁滩景区,这个有名的革命红区。前不久也上演了一场由数名年青游客穿着日本军装,拿着刀枪,玩着“鬼子进村、抓花姑娘”的娱乐“游戏”,画面令人十分惊诧。

目前,“游戏”虽然被迫叫停,但当地旅游办官员却妄称是“为了做红色旅游,让年轻人了解这段历史”。这种政治腔调和骗人幌子竟然和方正县说出的所谓“感受中华民族以德报怨的胸怀”如出一辙!究其根源都是为了所谓的地方经济GDP,自辱国格和人格。只不过方正县做得更为仔细和周密,不仅为日本侵略者亡灵立碑,还在一份《侨乡形象工程建设调研报告》中要求县内主要街道两侧楼房要有日本文化的影子,马路两边要种植日本樱花、店铺的商号牌匾、道路指示牌、宣传牌,都要书写中日两国文字,以此营造所谓的“日本文化氛围”。若有违者,将处高额罚款!好大的气势和手笔,似乎“大日本帝国”如今在中国的黑龙江省(方正县)真的有了个“自治县”啦?真是荒唐之极、可笑可悲之极!

这场风波的揭露和平息与中国媒体、广大网民和各界有识之士的正义呼声密不可分,因为日本侵华辱华、占地灭族的那段血腥历史,中国广大有气节、有良知的人民绝不会忘记,并将世代铭记!

事件高度警示国人:日本亡我之心不死,历史决不是轻意散去的烟云!

                                                                                   落叶松

  

附:

                           方正县“碑”剧风波始末

                                                2011年08月09日

                                               来源:中国新闻网

近日,在黑龙江省方正县中日友好园林内颇受争议的“日本开拓团民亡者名录墙”已被拆除。有网友在方正县日本人公墓门口挥舞国旗,也有网友放炮庆祝拆碑。立碑、砸碑、拆碑,让方正县引起社会的极大关注。“立碑”被斥责为“闹剧”、“汉奸”行为,被指为“国耻”、“证明GDP情结的树碑癖”,被嘲笑是“生意经”和“对历史赤裸裸的篡改和强奸”。“砸碑五壮士”凯旋而归,砸碑行为获得赞许,也被批评,央视主持人白岩松提倡用理智的方式去解决问题。

立碑说法:感受中华民族以德报怨的胸怀

    7月30日,一则关于“黑龙江方正县为吸引日商投资花了70万为侵华日军逝者立碑”的微博在网上被疯狂转发。截至31日下午16时,该微博已被网民转发8.1万次,评论超出1.8万条。

    微博中所指之碑,是“日本开拓团民亡者名录”碑墙。2007年,方正县政府逐级申报到国家有关部门,用了2年时间筹集资金,搞基础建筑,今年7月把这座名录碑墙立起来。

    “政府通过立碑,一方面是让来参观的日本人可以找到养父母的名字,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方便中日后人了解真实的历史,感受中华民族‘以德报怨’的胸怀,我们是带着反省历史、祈愿和平的想法立碑的。”7月31日下午,方正县常务副县长洪振国在接受新华网记者采访时说。

对此,《中国青年报》评论到,作为GDP情结的一大证明,一般来说,患有树碑癖的地方政府找一点噱头,花一点民脂民膏,只要不是做得太过,太违反公序良俗,舆论嚷嚷一阵也就罢了。不过,像黑龙江方正县为日本开拓团树碑,置民族感情于不顾,冒昧唐突地做一级地方政府无力为其担责的事情,哪怕他们自认怀着再真挚再宽广的所谓“胸怀”,我们也只能敬谢不敏了。

愤怒的批评:立碑,是当婊子立牌坊式的发展

   “只要有一个人愤怒,碑就不会存在,” 有网友发微博说。

    著名抗战作家、《军营文化天地》主编余戈是“愤怒者”之一。他谈到“立碑”,毫不留情地批评到: “GDP至上,也不能不顾良知与良心,为了政绩就肆意歪曲历史,这样的发展,是当婊子立牌坊式的发展。”

    对于方正县政府的解释“立碑”原因可追溯至上世纪60年代国务院批准建立“方正地区日本人公墓”,余戈认为,那是中性的名字,而不是“方正地区日本开拓团公墓”。 让“开拓团”这一侵略殖民色彩的称谓直接刻入碑墙之上,属于突破历史政治外交尺度的行为。另外,“开拓团”也应该加上引号,同“伪满洲国”,“日本派遣军”等称谓一样,表达一种政治上的不承认。

有网友认为,这种放弃尊严的发展是“带血发展”的一种新变种——“带耻发展”。 “如此GDP要它何用?如此换来的投资与乞讨何异?”“如果别人把你家霸占了,把你家女人强暴了,你还要在你家里建一个霸占纪念碑吗?“网友们议论纷纷。

给侵略者立碑,不妥

   《满洲开拓农民入植图》为“昭和15年”也就是1940年出版,发行方则是“满洲拓植公社”。

    该图的持有者赵先生知道方正县立碑一事按捺不住了,致电《北京晨报》:“怎么能给开拓团立碑呢?让后人看了,岂不得去琢磨他们是来侵略的,还是来帮助中国的?立个碑,日本人不会感激你,只会瞧不起你,你不就图那点投资的钱吗?为了钱连这样的事情都能做得出来?”

    作家方军曾在日本大使馆领事部援护处工作了6个月。他认为,为“开拓团”立碑是原则性的错误。方军说,许多“开拓团”成员并没谢罪,他们至死仍坚持军国主义的立场。

   “在遗孤问题上我们善待,可以说遗孤是受害者,但是对日本兵包括开拓团,绝不能说是受害者。世界上给侵略者立碑,恐怕只有中国有这种事情。”方军说。

    杨澜也发出自己的感想:“能想像在奥斯威辛集中营树一块纳粹屠夫的碑吗?荒唐!”

    学者连称“不妥”。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教授张鸣告诉记者:“日本自己人立碑也就算了,我们中国人来给他们立碑就不妥了。”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李晓方、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蒋立峰也与张鸣教授持有相同的观点。

    给牺牲的英雄给立碑了没?抗联将士后代很生气

    8月1日,“九一八”全国鸣警报首倡者、中日关系观察家王锦思,在自己的博客上发表了一篇名为《谴责立碑!!!——抗联老战士李敏,杨靖宇、赵尚志、赵一曼等英烈后代声明》的文章。

    这封声明的发起人,是军旅作家、抗联史专家姜宝才,同时他也是东北抗日联军司令赵尚志头骨的发现者。40余位长期从事抗联精神宣传的抗联老战士、抗联将士后代和部分专家学者,都在这份声明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抗日英雄赵一曼孙女陈红说,赵一曼牺牲70多年,遗骨一直没有找到,仅有一个衣冠冢。

   “作为一个抗联子弟,知道这个消息后我非常愤怒。抗战结束了那么多年,日本政府都还没有认罪,而部分地方政府已经开始急于献媚了。”抗联名将冯仲云之女冯忆罗说。

    将实为殖民者的开拓者,铭于“纪念石碑”,《京华时报》评论文章认为,实在于理有悖、于情难容。文章说:“在辩称尊重生命、和平意愿的同时,是否有意选择忘记所铭刻的这一群人曾有违国际社会基本伦理、现代文明基本原则?对此举,可以有各种辩解,也能做不同解读,但最基本的,却是历史观念的混乱、底层价值的迷失。”

    砸碑五壮士:砸碑,与日本人无关

    在方正县的“开拓团”碑被拆后,“砸碑五壮士”之一“梁智”——真实姓名谢少杰说:“这次砸碑,与日本人无关。”

    砸碑青年认为,开拓团是一种侵略行为,当地虽然将这块碑拆除了,但还要向全国人民道歉,并且要严惩相关责任人。

    河北保定人陈福乐35岁,湖南株洲人韩忠24岁,湖南长沙人五佰29岁,河南许昌人梁智31岁,江西新余人飞天燕子30岁,五个自由职业者都是“中国保钓联盟”的成员。8月2日下午,他们到达黑龙江方正县,目的只有一个:砸了当地政府为“日本开拓团”所立的纪念碑。

    到了墓园,陈福乐、湘军五佰打开随身携带的油漆桶,冲向墓碑,泼在墓碑上正反两面,飞天燕子和梁智手拿锤子乱砸一气,但是墓碑非常结实,只砸出几个小坑。他们的砸碑行为被现场警察制止,后被带到当地公安局。

    对于这件事,他们一致对外表示:绝不后悔。陈福乐说:“我去之前做好了被拘留15天的准备,所以走之前办好家里的事情才出发的。”他还表示:“就是解气!真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每一锤子都特使劲的砸下去,有种出气的感觉!”

    8月4日下午,在北京约20位各路人士迎接了“砸碑五壮士”,打出“迎接砸碑五壮士凯旋”的横幅。“中国民间对日索赔第一人”童增向他们每人发2000元现金奖励。

    对于五位青年的“砸碑”行为,白岩松评论到:“如果要是回到理智的这种层面上来说,我想说的是不值、不用,也不提倡。”

    白岩松认为,砸碑是一种暴力的正义,或者说叫正义的暴力。“透过触碰法律的边界,以及暴力的方式才能得到正义的话,好像解了气,但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会成为未来的一种牺牲品,因为这不应该是被提倡的。”

    白岩松提倡尝试用理智的方式去解决问题。“假如它真的是不该存在的话,那么用一种理智和舆论监督这样一种方式,以及众多的声音的方式,让这样一个墙或者一个碑去倒掉呢?”

“日本开拓团碑”不能一拆了之

    在全国汹涌的批评潮的压力下,方正县的“开拓团碑”拆了。

   《新京报》对此评论到,应当肯定,方正县政府及时拆除所立纪念碑是明智之举,但事情发展到这一步,绝不能一拆了之,而是应该在搞清事实真相、追究相关人员责任的基础上举一反三,杜绝此类事件的再次发生。

    文章说,方正县花费70万元为日本开拓团立碑,还有媒体称其花1500万元为开拓团拍电视剧。这些钱显然都属于纳税人的血汗钱。纪念碑说建就建、说拆就拆,不仅浪费了70万元财政资金,还伤害了纳税人的知情权。从当初的贸然立碑,到如今的突然拆除,总有一个决策是错误的。这种错误,相关官员是否应承担责任?

                                                落叶松摘录

 

 

  评论这张
 
阅读(22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