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ysdlylbl 的博客

大兴安岭大杨树 达拉滨独立营“老不离老来伴”的家

 
 
 

日志

 
 

[原创] 童年的课文和那时的同学  

2011-10-11 17:26:33|  分类: 童年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童年的课文之一》推出后,至今已有一段时日了。其间我并没有停止思考和搜索,可是几十年以前的事了,很多内容已模糊不清。要从记忆深处将其激活乃至复制或采撷出,并非易事。说是童年课文,准确来讲实是小学课文。在人的一生中,童年无疑是最美好、最难忘的,可是这段时光却极其短暂。好在童年与少年在人们的心目中并无泾渭分明的界限,为使曾经的快活绵长一些,珍贵的记忆丰富一些,我的童年课文便涵盖了初小乃至整个小学。

在追忆和挖掘这些久远的老课文时,令我没有想到的是,童年时那些同学的音容或身影,竟一个接着一个地浮现在脑海里,连我自己都感到惊讶。几十年过去了,彼此音信杳无,但记得的同学名字还那么多,那么清晰,这决不是好记性所能解释的。我童年时就读的学校是上海市洛川路小学,但这不是我的第一所小学,我系深秋出生,当年招生因相差几个月,在家门口入不了学,父亲通过熟人在他单位附近的学校,给我报上了名并在那上了一学期。

一年级下学期我转到洛川路小学。学校位于宜川路洛川路口,当年的的宜川路很短,南起交通路,北到延长路,再往北就是乡下了;而洛川路更短了,由学校往西也就二三百米,往东就没路了,只有沿着河边的乡间小道。我的同学大多住在交通路以北,以南的仅我一人。在这片广阔的区域里,同学们分散在工人新村、旧式里弄、城镇祖屋、沿路老宅等。

记得刚到洛川路小学时,我们一年级只有两个班,直到三年级才有(3)班,它是在部分留级同学基础上组成的。我所在的(1)班是素质较好的班级,当时倪校长的女儿就在我们班,这位叫郑青蓉的同学眉清目秀,身材高挑,为人豪爽,因是独女难免有点小脾气,与程贵满同桌于最后一排。记得有一次她带点心来,课间休息时非得要程贵满同享,闹得程一个大红脸。

教导主任闾沛的儿子闾小杰也在我们班,刚转来那阵子,他对我甚是友好,有一次,还将一年级上学期语文课本送给我,使我兴奋了好些日子,因为我的那本早已破烂不堪,这本七成新的课本,封面是大小同学背着或拎着书包上学的彩图,无奈好景不长,后来不知何事彼此闹了不快,他又把那本书要回了。小杰喜爱踢足球,还常把球带到学校,是我班足球队的主力,这使得他的身边总围着一些人,比较风光。

从宜川一村到四村都有班里同学,住四村的除吕小杰外,还有余立民,他的姐姐也在我们学校还是一位知名人物,记得班主任曾邀她领我们做过眼保健操。住一村的有李泉,那时他个不高,常穿吊带裤,蛮绅士的,还梳着一根小辫,可见在家里多么宝贝。住在此地的还有陆美萍,她天生丽质,整一个美人胚,曾当过我们班长,学习成绩也很好,有资本自然会有收益,印象最深的是那一年期末,她从教导处领取三好学生奖状,回班里向老师鞠躬的情景。

住二村的同学最有名气的是严金尧,他足球踢得很好,只要上场总是满场子跑,一下子就把气氛带动起来,是名副其实的场上“灵魂”,他的脚头更是过硬,远射近敲都很得法,同学们都叫他“野鸡肉”(用上海话读)。三村有我的组长陈春英,我初到班里时,有一次恰逢本组值日,叠上椅子洒好水我就起劲扫起来,结束后老师来检查,陈汇报时说我用劲太大,搞得尘土飞扬。老师没说什么,但我却纠结了好一阵。不过,她带我在夏初用白灰刷窗遮阳,倒是受到了老师称赞。

三村的同学中,有一阵金文龙与我走得很近,他歌唱得好,上音乐课,老师常让叫先唱,以让我们熟悉歌曲,他还两次带我去大自鸣钟的陈老师家作客,令我难忘。比起我们金要早熟些,记得有一天考试,我去他家同行,临出门他喝了一些药汁,我问他:那是什么?他神秘地说:补脑汁,对脑子有帮助。现在回想起还感到有趣,邻近的周阿根常传他的绯闻,是真是假?不得而知。

在上述区域中,新业村可谓藏龙卧虎,这里的同学中许日强、蒋明远曾当过我们的中队长,比较之下许粗犷些,蒋秀气些。交通路、长征公社的同学也不逊色,包聿平画画得好,顾巧根能搞笑,记得有一个雨天在教室里上体育课,老师让他上台演示踏步走,这伙计的双臂倒着甩且幅度很大,引得全班同学哄堂大笑。而管建隆则当过大队长,这位天庭饱满,前额略凸的同学品学兼优,考试常得双百,班里无人企及。我们曾在一个小队,还有胡兰香,记得在安排暑假活动时,我们还计划到长征公社参加劳动呢。

在洛川路小学读书的那些岁月里,我曾与四村的吕小杰、汪家井的王用伟、交通路的包聿平等同桌过,与三村的金文龙、周阿根、陈春英、陈凤仙、莫小照,交通路的薛玉全、沈麒康等分在同一个课外学习小组,我们一起做作业,一起玩游戏,一起去串门,一起到郊外,留下了许许多多美好的回忆,遗憾的是这样的日子满打满算也就四个整年。1966年上半年“文革”爆发,等秋季开学我们进入五年级下学期时,正常的教学秩序完全打乱了。

记得要求我们做过这样一件事,就是将课文中的所谓“毒草”或“乱草”贴掉,还给发了粘贴的白纸和糨糊,我留了心眼,只粘了点角,中间完全透空,当时想法很简单,就是珍惜课本。没想到费了那么大心劲保存下来的课本,等我上山下乡,却被家里捆扎以后卖给了废品站。再以后学校完全停课,同学们散在自家,再没一堂聚集。1968年秋,由于地域之别,我孤家寡人地上了另一所中学,与他们更是断了联系。

将近半个世纪过去了,我一点也不知道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是怎样走过这漫长且曲折的人生旅途的,但我坚信“艰难困苦,玉汝于成”这句老话。在行将步入花甲之年的时候,我格外怀念他们,怀念那个时代那些个无忧无虑的日子,怀念简单朴素稚气天真的童年少年时光,但愿他们安康、安宁、安全、安心!

 

附:小学同学名录(部分)

宜川一村:李  泉、陆美萍、马银娣、夏玉珍、梁爱琴

宜川二村:严金尧、宋国强

宜川三村:金文龙、周阿根、陈春英、陈凤仙、陈俊亮、莫小照

宜川四村:闾小杰、余立民

新 业 村:陈正镕、蒋明远、许日强、程贵满、朱桂莲、季益慧

汪 家 井:谈国勇、王用伟、吉明寿

交 通 路:薛玉全、沈麒康、包聿平、李财兴、李  贵、顾巧根

长征公社:管建隆、胡兰香

其    他:郑青蓉、陈久和、周兆根

(因年代久远,以上名录不全,也会有误)

                                                                        枫桥

 

  评论这张
 
阅读(32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