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ysdlylbl 的博客

大兴安岭大杨树 达拉滨独立营“老不离老来伴”的家

 
 
 

日志

 
 

[原创] 难忘的拜年  

2012-01-22 00:29:51|  分类: 亲人师友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小至大度过的春节屈指可数,然而上门拜年或参加过的拜年活动就数不清了,随着岁月的流逝许多已经淡忘,但数十年前给老师的那次拜年却印象深刻,至今难忘。

小学三年级时,陈老师接手我们班并任班主任,将近半年的相处,她与我们亲密无间,其间曾多次表示欢迎我们闲暇到她家做客,并告诉我们她住在“大自鸣钟×××号”。寒假里的一次返校,金文龙同学悄悄地对我说:“今年春节,我们去给陈老师拜年好吗?”我答道:“好啊!但我不认识她家啊。你知道吗?”金朝我神秘地笑了笑,说:“到时会有办法的。”

我很是纳闷,因为在此之前,我和另一位同学曾结伴寻找无果。所谓“大自鸣钟”是指上海长寿路与西康路交叉处的那一带,听大人讲,当年那里确有一座日本人安装的大自鸣钟,一到正点,大钟就会自动鸣响,且钟声传得很远,里许都能听到,名气很大,居住在那一带的便称大自鸣钟。待我懂事时,大钟早已了无踪迹。

在实际找寻中,方知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因为大自鸣钟仅仅是个方位的名字,具体哪条路我们并不知道。记得那次我们先在西康路长寿路口开始寻找,后又沿着南北向的西康路,从头至尾一一找起,但还是没找到。是老师给的门牌号不对?还是我们听错了?不由疑惑起来。但又不好意思告诉老师偷偷寻找的情况,更没勇气去询问了。

大年初一一大早,按约定金文龙来到我家,我俩结伴前往陈老师的家。一路上我十分兴奋,也不知走了多少路,过了什么桥,用了多少时间,只记得沿途张灯结彩,到处可见鲜亮衣着的人群,随处可闻欢庆的爆竹,喜气洋洋的年味使人陶醉。见到两个小同学前来拜年,老师一家人都十分高兴,给我们让座,围着我们问长问短,陈老师的妹妹还指着我问她姐姐:“这个是不是就是你经常提起的、班里学习最厉害的同学?”闹得我一个大红脸,因为我不是呀。

很少经历这种场合的我一时还不适应,低着个头,言语很少,陈老师的父亲为了解除我们的陌生和羞怯,又剥糖给我们吃,又将苹果切成小块,让每人拿一块,说要比赛,看谁吃得快,引起大家一阵欢笑,我这才略微舒缓下来。我们在陈老师家坐了一个多小时,当时都说了哪些拜年的话、祝福的话或者是傻话,已记不清了。

因陈老师一家要去拜访亲戚,我们随他们一同离家上了大街,她把我们送得很远很远,再三叮嘱路上要小心车辆,注意安全。那天的陈老师仍然是短发,上穿织锦缎的素花棉袄,脖子上系着纱巾,亮亮的眼睛,圆圆的脸庞,笑盈盈的酒窝,就像一朵盛开的桃花,那一刻,也永远定格在一个小小少年的记忆中,多少年过去了,现在回想起还恍如昨日。

金文龙是怎样认识陈老师家的?几十年后,再次见到老师才解开谜底。原来当年金的父母工作忙,曾托付老师照看几天,陈老师不仅答应了,还住进了他的家里帮助照料,其间曾带他去过老师的家,闻之这一切,我不禁充满敬意,那个年代的风气,那个年代的师生情谊,多么令人难忘和怀念啊!

                                                                                            枫桥

  评论这张
 
阅读(24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