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ysdlylbl 的博客

大兴安岭大杨树 达拉滨独立营“老不离老来伴”的家

 
 
 

日志

 
 

[原创] 这棵大树好荫凉  

2012-03-02 20:48:47|  分类: 亲人师友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棵大树好荫凉

                                  ——怀念父亲 

春去春回,转眼又到了父亲的忌日。三年前的3月4日,父亲永远离开了我们,然而在这阴阳两隔的一千多个日日夜夜里,我时时还能感受到父亲的音容笑貌,始终觉得父亲仍然还在我们身边,他的余荫、他的操劳也一直在看顾着我们、庇佑着我们。

在我们成长的年代里,父亲就像一棵参天的大树,并且这棵大树好荫凉。那时候的国家和人民还不富裕,对普通老百姓来说,日常的衣食住行,其中最主要的还是衣和食。而在我的记忆中,因为父亲自小至大我们就没为衣着发愁过,这种状况甚至延伸到上个世纪的九十年代,我们有了自己的孩子,那时父亲虽然已经退休,可是我们还能感到这棵大树的荫凉。父亲长期在国营商店的卖布柜台工作,在棉布实行计划配给、凭票供应的年代,这个小小的窗口却联系着千家万户,在这个平凡的岗位上,父亲勤于钻研,不仅熟悉各种布料,甚至学会了裁剪。什么样的布适合大人或小人,什么样的布适合套裁或实惠,他都积极帮人参谋,让顾客以有限的布票,保证家人穿暖穿好。他的和善勤勉热心,不仅在周边有着良好口碑,而且还积聚了相当人脉,涉及工农兵学商中的许多行业。

1973年的春天,我从大庆回到上海休第一个探亲假,父亲见到阔别两年,已经东北风雪洗礼,已被高粱米、大茬子养育壮实起来的我非常高兴,一个劲地张罗着为我添装置衣。那时商店里的成衣成裤还不多且价格不菲,加上那个年代没有贫富差距,因而一般老百姓置装大多选择买布做衣,买料做裤。那次父亲拿出两块已经准备好的花呢和派力司料子,带着我来到位于东新路附近的浜北小街,找到他的裁缝师傅好友,一时量身比划就忙开了。一周后我就拿到了裤子,那是怎样的男裤呢?没有拉链,腰身门襟均是开口锁眼纽子相扣,膝盖和裤裆还有衬里,裤腰前有放表的小袋,特别是裤脚口为翻边的,其做工之精致时下已不多见,那样的裁缝师傅也随着一个时代的结束而消失了,那两条裤子我从北到南,竟穿了十多年。

东北的冬季时间长且十分寒冷,冬装制备是件大事,有一年我为没厚罩裤犯愁,不知怎么让父亲知道了,便很快托人制作两条厚呢裤给我寄来。记得一条黑色的、一条藏青的,我穿了好久直到裤子表面磨光。那些年大庆棉工装就道道服的,虽保暖但样式差了些,因此我很想做件外套,以备外出串门或做客的不时之需。回沪时与父亲谈起此事,他马上帮我策划起来,最后选了一款咖啡色的“的卡”布料,并找了一位所熟识的裁缝。当师傅让我穿着棉衣量尺寸时,左看看,右瞧瞧,感到很难做,但又拨不开父亲的面子,最后还是接下了活,这件中山装式样的外套也陪伴我度过许多时日,记得有一次到同事家做客,他母亲见了连声说好。有一年回家探亲,恰好赶上江西共青垦殖场来沪展销羽绒服,我买了一条羽绒背带裤,但问题是裤子没有前门襟,如套上罩裤,上卫生间很不方便,又是父亲找人在裤前开缝装了拉链,如今这样的小活且精细的,已很难找到人干了。

1984年初,我携新婚的妻子回沪。看到我长期漂泊在外,而立之年终于有了归宿,全家人都很高兴,父母更是忙里忙外的,而订制新衣父亲更是当仁不让,这时他已退休好几年了。父亲找到服装厂的老朋友求援,然后带上先前备好的全毛花呢料子和辅料,领着我们到厂里量身定做。几天后又前去试样,并在婚假结束前拿到了成衣,这是我有生以来的第一套西服。那些年西服正开始流行,回到单位同事们见了互相一比较,都称赞样子和做工。不久,妻子受单位委派,远涉重洋赴美国参加相关设备引进的考察,穿的就是这套新婚西服。在上海期间,父亲还带着我们在一家由老友主事的中式服装店,给妻子定做了一件斜襟式滚边盘扣的织锦缎中式薄棉袄,其做工之细致,样式之传统,妻甚爱之。岁月流逝,物是人非,如今这件棉袄已经不合身,但妻子始终舍不得丢弃,说要作为工艺品保留着,同时睹物思人作为一份念想。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市面上流行滑雪衫,这种厚厚鼓鼓的衣服倒十分适合北方穿着,回家探亲时我想买一件。可当时商店里此类衣服非常畅销,一时买不到合适的,于是父亲决定还是定做。他领着我又选面料辅料,又请老朋友帮忙加工,其间还不时去催问,当我踏上归程时,套在身上的已是崭新的滑雪衫,回到单位后也算领了一回新潮流。父亲晚年,曾与人合伙干了一段时间的老本行——做棉布生意,后因店面拆迁而散伙,由此分得一些库存堆在家里。我回沪时,父亲让我从中挑选一些自己需要的,后来我乘有车去沪的机会,拉回了一些棉布,并陆续做成窗帘、被套、床单等,这不仅节省了一笔开支,也使我们用到了货真的棉布,有的现在仍在使用。遗憾的是,父亲没能看到这一切,当我们搬到扬州新居时,父亲已经中风倒下,长期住院卧床,言语表达不清,生活无法自理,直至他离开这个世界。享用着父亲的惠泽,可是却无法让他重新清醒和站立,这是很长时间纠结我心的,每每想起,不禁悲从中来。

随着经济的发展,社会的进步,父亲当年为我们所做的搁到现在已算不上什么。如今走遍城乡的超市商场专卖店铺,成衣成裤到处可见,并且从内到外、从高档到低端应有尽有,床上用品更是琳琅满目,只要有钱,随时随处可以买到。然而我还是无比怀念那已经逝去的岁月,怀念儿女心目中这棵可以依恋的荫凉大树,怀念父亲还有母亲为我们付出的一切,因为这种依恋和付出实际上是浓浓的亲情,地老天荒,永难磨灭!

                                                                                  枫桥

 

  评论这张
 
阅读(23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