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ysdlylbl 的博客

大兴安岭大杨树 达拉滨独立营“老不离老来伴”的家

 
 
 

日志

 
 

[原创] 梦回风云村  

2013-12-17 16:04:12|  分类: 经历及所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夜,我又回到了风云村,梦里的风云村已经面目全非,旧貌难寻。风云村位于大庆萨尔图的北端,它是大庆油田股份有限责任公司第三采油厂的前身大庆石油管理局第三采油厂、或早些大庆油田第三采油指挥部、或再早些黑龙江安达市农垦33场的一个工矿小区。

大庆油田在早期开发过程中,遵照周恩来总理关于“工农结合,城乡结合,有利生产,方便生活”的指示,建起了许许多多的工矿小区,仅采油三部就有拥军村、八一村、董地房村等,风云村只是其中的一个。这个工矿小区规模不大,居住的职工及家属约有一二百户,与东北乡下普通的村落并无多大的差别。清晨,上班上学的人们进进出出;夜晚,昏黄稀疏的灯火零零落落,四周除了此村就是旷野,叫它“村”,真有点恰到好处。

风云村建在北二路的北面,但与井站相距并不甚远,两边都有成排的油井。其东北方向还有萨北村,再远些就是王家围子了,它已不属采油三部管辖。然而,这个不起眼的小村,却是采油三部一大队(当时又叫一营,大队长又称营长,基层队长称连长)机关所在地。老一点的职工将此地叫风云村的少,而叫作六矿的多,至于“六矿”名称的由来,我没深入考证过。1972年11月下旬的一个夜晚,一大批石油战线新兵的到来,打破了这个小村庄、小矿区惯有的宁静。

为准备即将开始的大庆油田大规模全面的开发,满足国民经济发展对石油的迫切需要,国家决定从黑龙江大兴安岭和呼伦贝尔地区(这两个地区的大部分地盘,后来又划归了内蒙古)抽调大批知青参加大庆石油上产会战,我有幸成为其中的一员。那次,我们从大杨树火车站上车,经过一天一夜的旅行,抵达萨尔图时,已是傍晚时分,天已经完全黑下来,看不清周遭,也看不清谁是领队。随大流下了火车,在站台上听人吆喝在规定的位置排队站好,接下来就是点名安排去处。

印象比较深的是,当点到人名去机厂时,有人高兴的跳了起来,因机厂要的人少,名额大多给了原筑路大队“三八连”的女士。余下人员主要安排去了一大队、二大队、三大队、作业大队及试验大队,我被分配到一大队。爬上敞篷的解放卡,黑暗之中就被拉到了风云村。几百号人上来,使风云村寂静的夜晚顿时热闹起来,只是安排好住宿就显得非常困难。记得从卡车上下来后,我们被领进了大食堂,并说今夜就住在这里。

我和八连的几位战友赶紧靠墙找好地方,准备在此打地铺过夜,筑路队艰苦生活的磨练,已使我们有了很强的适应能力,因此并不觉得苦什么的,况且大食堂里有采暖,中间还有几个气炉烧的正旺,也不感到冷。大队领导安排食堂给准备了饭菜,主要是馒头及白菜、粉条、土豆等,饭菜入口后的第一感觉就是与往日不同,后来才知道,当地用的还是地下水,水的碱性比较重,我们还是吃的津津有味,对新生活的憧憬,大家久久难以入眠。

清早起来找地方洗漱以后,这帮人开始活动开了。一个平素彼此熟悉的小村庄,冷丁出现那么多的陌生面孔,而且这些人的穿着打扮又与当地人迥异,大多数人身穿黄棉袄,脚踏棉胶鞋,但也有不少人上留长头发,下穿瘦腿裤,脚蹬亮皮鞋,这吸引了风云村人们好奇的目光,有些半大的职工子女,还不时地前来东张西望,他们搞不懂,这些家伙是深山里走出的“野人”,还是大都市落魄的难民,由此给人的最初印象并不佳,这便留下了下小队后被整肃的趣事。

而我则贪婪地打量这还陌生,但很快就要融入自己生活的小村。由北二路向北穿过整个矿区的砂石路是风云村的主干道,一大队机关、部分辅助生产单位及配套的生活服务分布在干道两旁。道西,首先是大食堂,这座砖木结构的建筑也作会堂用,后来我在此参加过好多次全大队性的职工大会;再往西是浴室、理发室等;食堂之后是一组平房围成的四合院,南房为大队领导及政工组,北房为试井队用房,西为职工宿舍,东房依次是生产组、后勤组、地质组;四合院的北面还有房建队。

而道东,由南向北分别是邮局、商店、粮站、卫生所、托儿所、幼儿园、小学校等,中间还有个维修队。办公区的北面及西面为干打垒的家属区,那时的风云村还没有一座楼房。很快四处走动的人们在商店里发现了新大陆,原来在上海尚且凭票供应的前门、光荣、飞马等品牌香烟,这里竟有得卖,这使这群“新石油”中的烟民们喜出望外,纷纷解囊购买,不久商店即告售罄,此后似乎再没见过类似的香烟,看来库存的老底子都拿出来了。

上午偏后,分配去向确定,卡车又将我们二三十人送到了209队,209队主要管理北二区块东段的油水井,它距风云村三四里地。在以后的日子里,工休余暇,我和同事们常徒步至风云村,洗澡理发、购物寄信,往来密切。其中的邮局我去得最多,当年通讯还不发达,与亲友的沟通主要靠信件,而邮局成了我们联络父母,寄托情感的“心灵驿站”。记得邮局一位王姓阿姨,慈眉善目,对我们这些远在异乡的青年游子给予了深深同情,当年一些热门限订的报刊,她都给我留着,这份情意至今回忆起还让人感到暖暖的。

后来我当了资料员,因要每天给生产调度和地质组报产量、送报表,这样往风云村的走动更频繁了。地质组有一位张姓师傅,是西北人,人很豪爽和仗义,对我非常关照,她曾几次建议我到生产组,并提出由她找其丈夫办理,那份真挚、那种友情,并没因为时隔久远而忘却。风云村的家属区还住着我们队的队长(连长)和指导员,有多少个节假日或星期末或礼拜天,我是应邀在他们两家度过的,在那里我真切感受到了家庭般的温暖、同志般的友爱

在走上社会的最初几年,能够遇到这样一批人,这是我的幸运,我感谢他们也感谢那个时代。时光荏苒,整整40年过去了,但我一直魂牵梦萦着那个风云村、那个小矿区,始终难以忘怀那批朴实的人、那些实干的人,我在石油战线的起步就是从这里开始的啊! 

(后记:对风云村的描写,仅凭印象,因年代久远,当时村子的准确布局已模糊不清,欢迎当年一大队的同事们补充及纠正)

                                                                      枫桥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