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ysdlylbl 的博客

独立营“老不离老来伴”的家

 
 
 

日志

 
 

[转载]上海渐渐消失的职业  

2014-03-27 20:36:53|  分类: 转文化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活在上海,你是否已经忘了小时候,街头巷尾的叫卖声,楼下传来“几零几某某某,电话!”

每天放学第一件事就是冲出教室买油墩子,看上一本小人书,这些都是属于上海人的美好回忆。让我们一起来看看上海渐渐消失的职业都有哪些?

 

寻呼小姐今已难寻

BP机,曾经是人们最为值得炫耀的一种通讯工具,是身份与尊贵的象征。一台汉字显示的寻呼机要4000 多元,一年的服务费要600 元。这使很多人对拥有如此便捷的随身移动通讯工具望而却步。然而,这个新兴的行业仅仅火爆了十几年后,便迅速淡出了人们的生活。

1984 年,上海在全国率先开办了无线寻呼业务,到20 世纪90 年代中期,寻呼机迅速普及到社会各界,进入了一个被专家称为“十年暴利时代”的阶段,寻呼市场硝烟弥漫。

“寻呼员要求严格,要有良好的语文基础,能够在最短时间内缩句、改病句。要学习百家姓,熟悉北京市的大街小巷,练习发声技巧,接受服务礼仪培训,还要具备良好的沟通能力、快速的反应能力等。”在某医院寻呼系统工作的刘音告诉记者。刘音1994 年从某中专学校毕业后,凭着姣好的容貌、标准的普通话、每分钟100 多字的录入速度,顺利进入某寻呼台。“当时我们一上班,就拿一千多元钱,又不用东跑西跑,多好啊,确实是个好工作。”说到这里,刘音脸上露出笑意。

上个世纪,新一代移动通讯工具手机的出现,使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变得更加便捷。随着手机逐渐进入普通人家,寻呼机市场在手机咄咄逼人的气势下,越来越萎缩。

记据了解,寻呼业在2001 年迎来了拐点。2006 年2 月份,全国的寻呼用户只剩下1044 户。寻呼业在中国走过了整个产业的兴衰史,从巅峰很快跌入谷底。

[转载]上海渐渐消失的职业 - 独立银 - dysdlylbl 的博客

 

修棕帮

记忆里,这样的叫卖声来自遥远的上海弄堂生活。那现在到底哪里才能找到修棕绷床的店铺呢?记者打开搜索引擎,为来电的刘先生“寻找上海仅存的棕绷店”。经过一番努力,记者在网络上发现有网友推荐西藏北路上有一对夫妻正在做修理棕绷床的生意,但是具体的门牌号没有写清楚,记者决定到那儿实地再打听。

记者在西藏北路靠近海宁路的路口处,发现了这家店,门面非常小,里面做生意的空间也就10来平米。刚巧有个上海阿婆在挑床。上海阿婆睡了一辈子的棕绷床,无论如何也睡不惯席梦司,儿女们来帮她买张新床她还不放心,非得亲自过来验验货。席梦司床垫的日益普及,上海已经很少有人再睡传统的棕绷床了。修棕绷的生意人也纷纷改行,到了现在反而物以稀为贵,小店生意供不应求。

店主夫妻俩都是江西的来沪务工人员,在上海的西藏北路上做了两年棕绷生意,因为手工活儿质量过关,远近还小有名气。老板娘介绍说,做一张新的棕绷床最少也要四天,而翻新一张则更难时间也更久。在许多老上海人的记忆里,小时候弄堂里总能听到修棕绷修藤绷的叫卖声,在那个年代,修床的价钱也很便宜,绷一下十块钱。然而今昔不同往日,一方面是物价变了,另一方面店铺生意供不应求,修理的价钱也水涨船高。

棕绷店的老板娘告诉我们,有些老人坚持席梦司没有棕绷床透气,一个介绍一个地在他们家买这种传统床,他们现在每个月大约都能接到20 来张做棕绷床的订单。这个月的单子已经排到月末了,现在订的话差不多得一个月后才能拿货。

营业两年来,每每有路过店铺的路人,也总免不了停下脚步张望几眼,瞧瞧这门在上海快要失传的修棕绷手艺,怀念一下自己小时候的上海生活。

[转载]上海渐渐消失的职业 - 独立银 - dysdlylbl 的博客

 

公用电话叫电话

以前,电话是靠喊的;接听是要跑到小区门口的;喊电话的阿姨中气是很足的;XXX号里有几只猫几只狗、XXX号昨晚夫妻不开心了、XXX号昨天吃的大闸蟹……他们都知道的;那时候打电话都是有急事大事了长途还要到邮电局才有; 以前都是老房子,喊起来都是几号几楼X家的,哪里来的几零几的概念;当年打个电话给女朋友还真麻烦,不能多打,多打了全世界都知道她有男朋友了……

[转载]上海渐渐消失的职业 - 独立银 - dysdlylbl 的博客

 

公交售票员

上海从94年开辟了3条无人售票线路公交以来,现在公交无人售票几乎已经覆盖了整个市区线路。对于公交公司来说,精简了成本、方便了管理,对于乘客来说,好处是加快了乘车的速度,做到了前上后下的规则,不过,有时还是会怀念有售票员在时的那种温情。

说到售票员,不由能想到90年代经典电影《股疯》里潘虹的角色。泼辣、利落、仔细、善良。以前的女售票员,嗓门是大的,进站时哇啦哇啦,拉开车窗小红旗“帮帮帮帮”敲打着车身,呼叫行人自行车快点避让,遇上火气大点的售票员,避让不及时还会招来一顿斥责,不免引发一场争吵。所以,以前提到卖票员,想到最多的那个词就是“吵相马”。就因为她们的嗓门大、嘴皮子快、妙语连珠,所以在她们当道的车厢啊,不肯让座的、小偷小摸的,同样会顾忌她们三分。像现在,老人孕妇经常抱怨人情冷漠不肯让座,搁在卖票员阿姨在时,小青年不让座,她立马肩膀上啪啪一拍;还不肯让?一把拎起来!于是乎,又是一场“吵相马”……

[转载]上海渐渐消失的职业 - 独立银 - dysdlylbl 的博客

 

小摊贩

这个小摊贩,指的是设在学校门口的小摊子。从吃的用的玩的,应有尽有。每个70、80的孩子,无论男女肯定都光顾过。现在,这些摊贩早已消失,“学校100米内不许设摊”,偶尔会冒出几个烧烤串、蛋饼摊,又如何能和当时那种繁荣的经常相提并论呢。

[转载]上海渐渐消失的职业 - 独立银 - dysdlylbl 的博客

 

老虎灶

老虎灶是江浙一带的古老传统。老虎灶以形状而得名,因为有一个翘起的“尾巴”和灶头。最初盛行老虎灶的时候还没有媒、煤气等方便的燃料,所以大概是为了节省成本,就有了这么一个专门供应热水的地方,还附带卖茶水。原来全部是人力来开办,如木桶挑水,舀子打水,人工烧火。解放后,老虎灶变成“国营经济”,已经加以改造了,有自来水、出水龙头,装水的是一个大水箱。整个看起来像一个锅炉,但是仍然保留了一些老虎灶原有的特征,所以人们仍旧称它为老虎灶,仍旧去那里打热水。

上海最后的老虎灶面积仅十七八平米,门口灶台上趴两口大汤罐,孕育热量。屋内两排长条桌凳,一排靠窗,一排居中,辟出狭小的通道。拉起布帘,剩余空间即可用作澡堂。老虎灶的房东是对老夫妇,家住浦东,出于怀恋之情买下了它。不过由于夫妇俩身体不好,只能将老虎灶承包出租,也不常来。现任经营者为蔡氏夫妇,4年前从合肥来沪。

谈起现状,瘦小的蔡老板言词讷讷。老虎灶的顾客主要是附近居民,每天的高峰约在5点至8点。这段时间里老茶客聚集一堂,泡几壶茶闲聊,天亮后则叫碗面条充当早饭。此外,平均四五分钟就有人来泡水,他们会很自觉地将2毛钱或5毛钱放上灶台,热情地和老板娘打声招呼。偶尔,附近的小商贩还会来兑换零钱。

闹猛归闹猛,流水账却实在让人难以乐观。为了节约成本,老虎灶烧的柴主要来自动迁户拆散的房子,1毛钱1斤。尽管如此,据蔡老板介绍,由于老虎灶胃口大,每天至少得“吃”掉三四百斤。无奈之下,蔡氏夫妇只能给别人加工点小菜,利润自然微薄。“整个早晨我连10块钱还没挣到。”蔡老板说得有气无力,像他耷拉着的脑袋。那么长假期间生意会否好些呢?“现在娱乐方式很多,有多少人还会想到老虎灶呢?”蔡老板喃喃道。 其实如果不是房东的坚持,老虎灶早已消失了。即便如此,据悉老虎灶所属的蓬莱路、凝和路周围已列入旧区改造计划,拆迁恐怕只是时间问题。

[转载]上海渐渐消失的职业 - 独立银 - dysdlylbl 的博客

 

磨剪刀

“磨剪子嘞……锵菜刀嘞……”这些吆喝,童年时经常回荡在老街旧巷。伴随着一代又一代人走过了那物资贫乏的岁月,那些背着一个装满了磨刀工具的小木箱,肩上扛着4尺长条凳的背影亦时常出现在童年回忆中。而如今,这门古老的行当正一步步被现代化的脚步所淹没,这些传统的民间手工艺行当已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了。

[转载]上海渐渐消失的职业 - 独立银 - dysdlylbl 的博客

 

弹棉花

说起弹棉花,真是一门老行当了。查元代王桢《农书》卷二一《农器图谱》卷十九《纊絮門》附《木棉》载:“木棉弹弓,以竹为之,长可四尺许,上一截颇长而弯,下一截稍短而劲,控以绳弦,用弹棉英,如弹氈毛法,务使结者开,实者虚。”(参见《辞源》修订本第2册,商务印书馆1980年版,第1035页)这段文字记载很清楚,所谓“弹棉”,就是棉花去籽以后,用弦弓来弹,一般是用旧棉重新弹,使已经“结”、“实”的絮棉被、棉衣的棉,变得更加松软;也有用新棉弹的,如办喜事,旧时人家女儿嫁妆的棉絮就是用新棉来弹。弹棉工具有大木弓,用牛筋为弦;还有木棰、铲头,磨盘等。弹时,用木棰频频击弦,使板上棉花渐趋疏松,以后由两人将棉絮的两面用纱纵横布成网状,以固定棉絮。纱布好后,用木制圆盘压磨,使之平贴,坚实、牢固。按民俗,所用的纱,一般都用白色。但用作嫁妆的棉絮必须以红绿两色纱,以示吉利。如旧棉重弹,须先除掉表面的旧纱,然后卷成捆,用双手捧住在满布钉头的铲头上撕松,再用弓弹。旧时,农村有不少贫苦农民和工匠整年在外地为人弹棉絮,俗称“弹匠”,也有称之为“弹棉郎”的。

如今人们盖上了蚕丝被,或者腈纶被、九孔被之类,弹棉花这种老行当,也早已淡出了人们的视野。我小时候,生活在上海徐家汇,在徐镇老街(今虹桥路)就见过这种弹棉花的小作坊。记忆中的“弹棉花”,那一声声弦响、一片片花飞,最后把一堆棉花压成一条整整齐齐的被褥,真的感觉那不是弹棉花,而是变戏法,那一堆黑乎乎的硬棉,经过弹匠的辛勤劳动,一经重新弹制,又洁白柔软如新,颇觉神奇。

作为“弹棉郎”的师傅,他们手艺的灵巧,一丝不苟的精神,也是长久的留在我的记忆中,令人感怀不已。蒋老汉不善言辞,但干起活来却也一点不马虎,从弹花、拼接到拉线、磨平,看似简单,其实做起来很费工费时,弹匠们的手艺再熟练,一天也就不过能弹上一、两条。社会的进步,劳动生产率的提升,当然要消灭耗时费工的弹棉花行当,弹棉花的手艺也慢慢的被机械化操作所代替,这是社会进步使然,但弹棉花的行当为那个时代人民生活的实惠与方便,则是难以磨灭的。

[转载]上海渐渐消失的职业 - 独立银 - dysdlylbl 的博客

 

 

摘自:侬好上海网》魔都物语

http://hi.online.sh.cn/content/2011-11/30/content_4986217_9.htm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