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ysdlylbl 的博客

大兴安岭大杨树 达拉滨独立营“老不离老来伴”的家

 
 
 

日志

 
 

[原创] 记去年五月几件事  

2014-05-31 13:07:40|  分类: 经历及所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在网上看到一段文字:……慢慢明白了,戴三百块的表和三百万的表,时间是一样的; 喝三十块的酒和三千块的酒,呕吐是一样的;住三十平米的房和三百平米的房,孤独是一样的;坐头等舱和坐经济舱失联了一样都回不来…… 总有一天你会明白,你内心真正的快乐,是物质世界永远给予不了的,所以,想明白了,知足常乐,生活已不易且行且珍惜,就该携一颗从容淡泊的心,走过山重水复的流年,笑看风尘起落的人间……

读完这段大家可共勉的文字,使我想起了去年五月几件事。

去年五月一天,我同王兄约好要去医院看望一位住院的战友,约好先在淮海公园汇合。时间尚早,就光顾了公园的读报廊,一辈子曾偶然有过站在读报廊读报的情况,那不知是猴年马月的事了。浏览几种报纸,眼光很快停在解放日报几乎一整版的《知青返乡记》上,居然在短短的时间内认真看完了。文章为解放日报特稿,是一名80后记者所写,内容是记者跟随一位当年的知青采访,了解已经过耳顺之年知青的内心世界。文章开头说到这批当年知青【……有的依旧活跃在工作岗位上,有的已经退休,进行着关于生而为人,如何完成自我、寻求自我的思考。】(用【 】相隔是引用《知青返乡记》文中字句,下同)。文章中还有一段话【没有人可以选择时代。苏试(注:被采访的主人公)自叹:“世间之事,十有八九不尽如人意,总是困难多多。”时代带来的不公,落到一代人身上,却又显现出各种截然不同的命运。苏试不信“命”,却依旧把人生的转折归于“运气”。】这些论述不是同我们大家有些像似吗?当天晚上,到网上查到原文,即搬到了书架([转载] 知青返乡记 2013-05-06 23:50)。这是一篇至今唯一是从读报廊看到现实报纸后搬到书架的文章,特例的事情印象特别深。

同王兄相约去某医院看望的是一位患重病的原同连队战友叶君。叶君刚退休二年多,但数月前突然查出有严重疾病并且不断恶化。从热心于知青公益活动的石林女士处获知此消息,趁这几天稍空赶忙也去医院看望。

当年我们同叶君是从一个街道走出去乘坐一列火车奔赴黑龙江。记得他年龄比我们大一点,加上有思想和组织能力强,赴黑的火车上和连队里都被任命为男生排的政工排长,当时在我们这批知青中算是“最高领导”。不过他在四连时间不长,大约半年后调到大杨树镇上的商业局里工作。后来叶君随大返城潮流回沪顶替母亲在街道工作,再后来成了可以自夸和令人羡慕的公务员,还当了部门领导。

我同叶君差不多有近四十年没有见面,是2009年大兴安岭独立营知青四十周年聚会又有接触。那是2009年10月5日上午在上海长寿路468号3楼碧真大饭店召开的第七次筹备工作会议,原四连有三位战友参加。议论到要成立摄影摄像组,意想不到叶君自告奋勇毛遂自荐主动要求担当大聚会的摄像师重担。2009年11月8日聚会现场,叶君同shaojimin两人忙前忙后摄像,连饭都顾不上吃一口,又一次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聚会后我同叶君有几次两地电话联系,他述说大聚会上由于两台摄像机,设备制式不同编辑遇到一些难题。要交出录像片的时间紧,我在江苏也帮不上什么忙,叶君最后克服困难总算完成了任务,录像光盘及时发到了每个与会者手中。先不必说这盘录像光碟水平怎样,单说宝贵的大聚会现场录像资料内容就值得大家珍藏,叶君这份付出真可谓功德无量!

我们原独立营大多数知青包括叶君的生活轨迹也如同解放日报特稿主人公一样,【积极下乡的知青都在1968年便走了,真正此刻走的,都是已赖在家里好长一段时间,“被‘大扫帚’扫下乡的”。】大家知道,当年到独立营的上海知青,除了部分中专、技校和初中阶段的半工半读学生是学校或工厂分配,大多都是由于身体或其他原因拖到了1969年底才下的乡。但是,我们大多数知青包括叶君的生活轨迹也如同解放日报特稿主人公一样,具有【一种“吃苦耐劳”、“自强不息”的品质。这些品质像烙印一样刻在这一代人的肩上,流淌在这一代人的血液里,使得他们在各类的岗位上发挥着坚韧不拔的作用。】

当然,正如文章所说【他的(苏试,被采访的主人公)经历肯定不能代表大多数——知青群体数量庞大,历经岁月变迁后命运更是千差万别。】 叶君是公务员退休,退休之前还是一个部门主管,退休待遇甚佳。而我们可能【被时代继续推动,踉跄前行】成分多些,大众化而已。

叶君虽然在四连时间不长,达古公路修筑到一半就离开连队,但出于知青的情谊,原四连不少男女知青获知情况后先后都到医院看望。然而叶君患上的是突发凶险毛病,救治无效不幸于2013年5月11日逝世,5月15日开的追悼会。有热心的战友到追悼会现场为战友送上最后一程,原四连的石林、马倌、hanliqing等战友还替原独立营老四连所有老知青为叶君送行敬献了花篮(网页留言栏于2013年5月15日(星期三)发了讣告)。

叶君安息!

 

[原创] 记去年五月几件事 - 独立银 - dysdlylbl 的博客

 

[原创] 记去年五月几件事 - 独立银 - dysdlylbl 的博客

 

[原创] 记去年五月几件事 - 独立银 - dysdlylbl 的博客

 

[原创] 记去年五月几件事 - 独立银 - dysdlylbl 的博客

 

叶君的过早离去是其家庭的最大不幸和悲伤。论叶君生前的能力、条件和当年所处“排长”地位,也许应是原四连知青回沪后各种聚会发起者最佳人选之一,仅从这一点说,叶君过早离世也是原四连老知青一大憾事!

欣慰的是当年大兴安岭独立营的老知青,过花甲之年后更想得开,各种有益身心的活动都积极参加。更有许多热心知青公益活动知青,早已打破年龄、当年身份、退休前身份、现实待遇…… 等等束缚、偏见、藩篱,怀着为大家服务的火热心肠,除了参加活动,还踊跃做各种活动的发起人或组织者,这种心态和行动得到了大家支持和赞赏。

【回去的路上,油菜花的海洋绵延路旁,隔离带上,火红色的海棠争相怒放。“真是人在画中游!”苏试说。笑容,一直在他的脸上。是那些汹涌的情感得到了安放吗?他没有说,只说“和当年比,我还是很幸福的,有吃有穿,还很自由”。】这是《知青返乡记》文章的结束语,当年知青的我有同感,现在很幸福!

知青战友,知足常乐,生活已不易且行且珍惜,共勉!

                                                                                              mbk

 

  评论这张
 
阅读(20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