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ysdlylbl 的博客

大兴安岭大杨树 达拉滨独立营“老不离老来伴”的家

 
 
 

日志

 
 

[原创] 远足长江边之四  

2016-11-19 23:14:09|  分类: 走遍天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家消停了半个多月,我又出发了,继续长江边的远足,这一次选择了太仓长江岸线最南部的浏河口南段,浏河车站有315公交车直达。不过初来此地一定要注意, 315路、313路均为镇内公交车,直接在候车室外上车处等候即可。而我因首次,故不明就里还在候车室傻等工作人员召呼呢,结果眼睁睁地看着走了一班车,而下一班要一个小时后。

我不甘心坐等,决定先去看看老浏河。老浏河因有了后来拓浚的新浏河,故名之以示区别,它是浏河人民的母亲河,浏河镇就是沿河而建,依河而名的。我由闸北路上到龙王湾大桥,只见自西而来的老浏河穿过集镇,在桥下突然来了一个将近九十度的急转弯,而后河道变窄,河水向南流去。望着如此场景,我不由为此湾的命名暗暗叫绝,如此陡直任性的转弯,除了龙王湾,还有其它什么名字能够与之相配吗?

[原创] 远足长江边之四 - 独立银 - dysdlylbl 的博客

 

[原创] 远足长江边之四 - 独立银 - dysdlylbl 的博客

 

[原创] 远足长江边之四 - 独立银 - dysdlylbl 的博客

 

[原创] 远足长江边之四 - 独立银 - dysdlylbl 的博客

 

[原创] 远足长江边之四 - 独立银 - dysdlylbl 的博客
 

我顺着水流走村穿巷,至南尽头的渔港路,又向西跨上闸口桥,只见桥的南侧面对浏河,北侧有座水闸,名叫“老浏河节制闸”,老浏河就是通过此闸进入新浏河的,也就是说老浏河的北段到此就结束了。据介绍,早先老浏河有涵洞通新浏河,由于潮汐不通,河床淤积,水质严重恶化,影响到镇区居民生活,于是在1989年兴建了此闸,主要目的是候潮开启,用以冲刷老浏河。比起水闸,老浏河入新浏河的道口略宽些,但遥想当年它入江时的磅礴气势,还是令人唏嘘不已。

坐上公交车继续下面的行程,没想到315路在镇里转了一大圈,似乎又要回到站上?正疑惑着,它却经站北门前的郑和大街往东而去,最后从滨江大道的桥上过到了浏河南岸。在此又和老浏河南段续上了,车子在它的南北两岸行驶着,直至其消失在墅沟河。抵达终点阅兵台后,我仔细打量了此站,除了铁质立管上挂有站牌外,其它什么都没有。尽管车站这么简陋,但它却离长江如此之近,在此无需挪步,浩渺的江景尽入眼帘,长江边上还有类似车站吗?

[原创] 远足长江边之四 - 独立银 - dysdlylbl 的博客

 

[原创] 远足长江边之四 - 独立银 - dysdlylbl 的博客

 

[原创] 远足长江边之四 - 独立银 - dysdlylbl 的博客
 
[原创] 远足长江边之四 - 独立银 - dysdlylbl 的博客

 

再次看到长江,我顿时兴奋起来,也顾不上什么阅兵台了,顺着江堤径直南去。长江依旧是上下天光,一碧万顷,给人以“云日相辉映,空水共澄鲜”(南朝宋人谢灵运)的苍茫之感,这里的江段更加壮阔更加深远,江面上的船舶更加密集更加忙碌。当地人手指东南向说,那里就是长江口,我极目远望试图有所发现,可是在水天相连的尽头,除了首尾相接的船只外,别无他物。

这倒勾起我的无限遐想,我们先人鉴真和尚的孤舟,唐代时不是由此出长江口,进入大海的吗,最后历经艰险实现了东渡宿愿;伟大航海家郑和率领的庞大船队,明代时不也是从长江口进到海洋的吗,最远处竟达非洲东海岸的肯尼亚及红海边的索马里。遗憾的是由于后来的内忧外患及封建统治者的短视,我们进军海洋的脚步停了下来,自此不仅被西方列强甩在了身后,还饱尝了落后挨打的屈辱,江水曾经目睹并为之叹息。

秋风萧瑟,人间已换。如今我们迈向海洋的意志,早已上升为“一带一路”的国家战略,并且正焕发出勃勃生机,这不,正南方上海罗泾港区的塔吊桥吊好像正在振臂欢腾;它的邻居上海石洞口电厂的烟囱仿佛也在扬眉吐气;它的伙伴江流中的百舸更似在构建联结世界的水上高速通道;而回首太仓方向,则是海塘堤坝、驳船货轮、厂房烟囱、大厦高楼,好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长江已经告诉了曾经及正在发生的一切。

[原创] 远足长江边之四 - 独立银 - dysdlylbl 的博客

 

[原创] 远足长江边之四 - 独立银 - dysdlylbl 的博客

 

[原创] 远足长江边之四 - 独立银 - dysdlylbl 的博客
 
[原创] 远足长江边之四 - 独立银 - dysdlylbl 的博客

 

[原创] 远足长江边之四 - 独立银 - dysdlylbl 的博客

 

[原创] 远足长江边之四 - 独立银 - dysdlylbl 的博客

 

于是我收起了思绪,向西折回江堤公路。阅兵台就在公路的西侧,它由四架炮台及其后的一座厅堂组成,炮口面对长江,厅堂为面阔三间的歇山顶檐屋,正门上方悬有“阅兵台”匾额。不过眼前的阅兵台已无高台之实,大概是江堤的抬高使然吧。阅兵台现为太仓市文保单位,台上的石碑简介已模糊不清。此前有文章称它为戚继光阅兵台,其实不然。史料载,最早建阅兵台已是清乾隆年间的事了,后屡废屡建,现建筑为1959年的。返回车站,已有315路待发,为了更多的观赏江河风景,我决定徒步。

由江堤转到墅沟水闸,当看到路旁“上海市墅沟水闸”标牌时,还误以为闯入了上海地界呢,原来这是上海嘉定区在域外的唯一水闸。由于嘉定地处内陆,既无出海口,也没临江口,为直接引入长江水,改善居民的饮水状况,便于1966年“借道”太仓浏河镇,在墅沟河将与浏河、长江的交汇段兴建了水闸,从此嘉定人民全部喝上了长江水,而作为与之配套的墅沟引水河道,至今还有1.92公里在太仓境内。当年为了上海人民,太仓掏心掏肺;今天为了太仓人民,上海是否也应做点什么,比方说把地铁11号线从嘉定北引至太仓。

[原创] 远足长江边之四 - 独立银 - dysdlylbl 的博客

 

[原创] 远足长江边之四 - 独立银 - dysdlylbl 的博客
 
[原创] 远足长江边之四 - 独立银 - dysdlylbl 的博客

 

[原创] 远足长江边之四 - 独立银 - dysdlylbl 的博客

 

越过闸桥,沿堤前行就到了浏河南港堤,这里也是浏河入江口的南岸。放眼望去,只见塔吊林立,仓储连绵,这片水域几乎成了船舶与码头的世界。临岸处有一座水泥砌就的小亭,一开始我没在意,后来听船工说那叫望江亭为浏河镇一景,并告知有说郑和船队就是在此起航的。对于前者我非常认同,但对后者却不以为然。据镇史记载,自郑和之后,浏河口几经兴衰,到了明末清初,因江流海潮的严重啃蚀,南北两侧的堡镇相继坍入江海,也就是说,当年郑和上船及开拔的地方,可能早已不复存在。

与新浏河一样,南港堤的路很直且水杉夹道,我由此行走至大桥底下,再向南绕到桥上。该桥是新浏河东面的第一座桥,只是具体叫什么名字,似乎至今没有个说法,因它跨越新浏河,南北连接滨江大道,这里暂且称其“滨江大桥”吧,它于2013年新建。站在桥中央向东俯瞰,一幅动静结合的画面:北侧的塔吊车船,装卸运送,停不下来;南侧的数十船只,寄泊静卧,悠哉悠哉。凭栏西瞧,那里则是货船云集,随时待命通过河中那白色的建筑——浏河闸。如此的黄金水道,如此的繁忙景象,这不是对那些曾为此创造过辉煌的先人们的最好告慰吗!

                                                                      枫桥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